麻豆传媒国产之光哪里能看

By on 2021年8月11日

.630shu.co,最快更新一世葬,生死入骨最新章节!

躺在冰凉的青石瓦片上,感受着温暖的阳光从斜角边的墙壁折射下来,身体在阳光之内,脸部在阳光之外,一半温暖,一半阴凉,再加上时不时袭来的微风,着实令人身

心舒畅。

而无鱼枕着自己的一只手臂,另一只手则覆在孤黑剑的剑柄上,虽然闭着仅剩下的右眼,但却耳听八方。两个桃庄下人正从酒窖有说有笑的出来,各自抱着一坛酒,只闻“啊”的一声惨叫,二人便看到一个黑衣男人正从高处缓缓跌落,从他的穿着来看,二人一眼便认出这是桃

庄的守门高手。

一声“噗通”闷响过后,黑衣男人已经跌落在前院的地面上,流了一地的鲜血。

二人一时惊慌,扔掉怀中酒坛,急忙跑去那人身边,此时他的喉咙正有一个血粼粼的血洞,正一直鲜血喷涌,他捂着脖子说不出话,最后抽搐几下,才痛苦而死。

“真是浪费了两坛上等的桃花酒!”这声音有些缥缈,又有些优雅,好听到让人不禁想要侧耳倾听,却又不觉中涌起一股寒意。

两个下人恐慌失措中,便看到一个身影映在地面,他们仰起头,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声音的来源。头发随着轻风微微扬起,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一点幽深的紫,一根紫色绸带缠在发根,顺着瀑布般的长发垂下,扣着一截银色錾刻顶端和底端镂空的图腾,有那么一丝

凌乱却又多了些魅惑。身着一身战甲,闪烁着紫色流纹,像是一条条川流不息永恒汹涌的江河,看似轻薄,实则穿在身上,犹如身背千斤铜铁。手提一把银色长弓,闪烁着诡异的黑色流光,另

一只手背在身后,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王者之气,可此时却优雅而又邪魅的望着那两个下人,就像明明心疼一坛喝不到的好酒,却又不忍心责怪打碎酒坛的人。

“他身上穿的战甲,跟无鱼三爷的黑色流纹战甲一模一样!”其中一个下人疑惑的说道。

异国少女蓝色双瞳清纯写真

另外一个瞬间恍然大悟,很快的就认出了站在房檐之上的优雅男人,随即惊恐的大喊着:“是紫魄……紫魄来了……曼陀罗宫的紫魄来了……”

听闻紫魄,另外一个下人也吓得双腿发软,浑身发抖。

下人的呼喊声还未结束,无鱼便已经凭空出现,立在离紫魄只有几步之遥的对面。他望了一眼桃花山庄的门口,只见大门四敞,原本暗中守卫的两个守门人,其中一个已死在前院之中,另外一个则站立在门口,面无表情,一动不动,但是胸口已经没有

了起伏,显然也已经被紫魄夺去了性命。

而守在门口的普通下人正瘫坐在地,吓得半死,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瑟瑟发抖。虽然桃花山庄高手众多,但是普通的下人也不少,他们哪里见过只听其闻未见其人的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更何况,已经有人惨死在他们的面前,他们自然不可能像

那些习武的江湖人,就算恐惧,也要奋死一搏。

无鱼冷笑一声:“鼎鼎大名的紫魄,竟是一个很喜欢站在别人家房顶上的无耻之徒!”“我喜欢俯视别人,就像,在看着一只一只小蚂蚁,我会变得心情很愉悦!”紫魄挑眉笑道,“作为桃花山庄的守护者,的反应似乎慢了些,这两条人命,可跟脱不了干

系!”

无鱼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的确,自从自己被水涟漪重创之后,灵敏度确实大不如从前,像紫魄这样的高手,他根本无法在第一时间感受到。

“看来,我的话,伤到了的自尊心啊!”紫魄笑道。

无鱼抱着孤黑剑,虽然一脸的无所谓,但却丝毫不敢松懈:“有门不走,是何居心?”

“从门里进去的,通常是客,我并非们桃花山庄的客,我想,从这里进去,应该比较有趣!”

无鱼的视线没有离开过紫魄,但却对着下面腿软的两个下人高声说道:“快去通知青爷!”

紫魄歪了一下头,很显然,他对无鱼极有兴趣:“没想到,被水涟漪虐待过的人,还能如此……完整!”

听得出紫魄语气的欣赏和嘲讽,无鱼无动于衷的同时,也傲气的一笑:“我也没想到,被白之宜使唤的人,还能如此……风光!”

“的左眼被水涟漪夺走,流纹战甲也被水涟漪毁掉了,没有流纹战甲护体,连我的三招都接不住!”无鱼耸了耸肩,淡声道:“都闻世间仅剩下的两件流纹战甲,刀枪不入,看来也只是传说罢了,既然我的流纹战甲都能被水涟漪那个蛇女毁掉,身上的这件,也护不了

多时了!”紫魄勾了勾嘴角:“能得到流纹战甲,就代表曾经也杀过不少无辜的人,既然我们曾经如此相像,我就给一个面子,我不想大开杀戒,但们不能阻止我带走江圣雪

!”

“桃庄的一砖一瓦,都休想带走!”无鱼拔出孤黑剑,指向紫魄。

看着无鱼眼神中的坚定,紫魄不禁轻声笑道:“没有流纹战甲护体了,也许我只要一击,就会像一只断了翅膀的鸟,很狼狈的从这里摔下去!”无鱼是第一次与紫魄正面交锋,就算是以前没受过伤的自己,也不是紫魄的对手,更别说现在了,但无鱼没有丝毫退却:“只要我的命还在,就休想从桃花山庄带走大少

奶奶!”

紫魄冷笑一声,飞速举起灵噬弓,一道无形内力瞬间汇聚成箭,朝无鱼射去。

无鱼手中孤黑一斩,让那内力幻化的弓箭碎成两半,随风消散,而他也已近身于紫魄面前,一剑劈了下去,速度犹如闪电。可是这闪电般的速度在紫魄眼里,就像一只猫时刻注视着眼前的毒蛇一般,他很轻松的便躲开了,举起灵噬弓,重重的击在无鱼的胸膛上,正如紫魄所说,三招不到,他

便支撑不住,连连后退,从房檐无计可施的坠落下去。

而他踉跄欲倒的身子刚好被及时赶来的流星和飞盾扶住,连无鱼都接不过紫魄三招,这让他们更加紧张起来。

“无鱼,没事吧?”皇甫青天一边大步走来,一边询问道。

无鱼站稳身子,摇了摇头:“没事,我能感受到,紫魄方才的一击,还不到三重功力!”

皇甫青天仰起头,冷声道:“紫魄,私闯民宅,杀我桃庄打手,可是来替白之宜宣战的?”

“青爷,他此来的目的,是要带走大少奶奶!”无鱼低声道。

“都闻妖妇取走了慕雪隐的脸,看来,她是又盯上了大少奶奶的脸!”飞盾说道。

紫魄微微颔首,以示敬意:“要当今武林盟主仰视在下,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心情愉悦!”

此时,星天战、皇甫云、皇甫雷、花碧倾、双飞燕等人也统统赶了过来。

“紫魄,人,我是不会让带走的,我桃庄高手的两条人命,也是一定要从身上讨回来的!”皇甫青天怒声道。

紫魄笑道:“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因为别人不知,皇甫盟主应该很清楚,普天之下,谁才是我的对手!我此次前来,只想带走江圣雪,不想大开杀戒!”香燕和无燕彼此对视一眼,她们曾经跟紫魄同为曼陀罗宫的人,除去白之宜,最让人捉摸不定危险至极的人物就是紫魄了,他前一刻还在温柔的同说话,却在还沉浸

在他优雅迷人的笑容中尸首分离。

“那要问我手中的神封刀答不答应!”皇甫风手握神封刀,正缓缓而来。“中了水涟漪的蛇毒,竟然还安然无恙,皇甫风,的确不容小觑,刚好我还有一笔账要跟算个清楚!”紫魄侧过身子,表情多了些阴冷,“曾答应我,要替我在盟主

堂内保护丫头,然而把她交给我的时候,却是一息尚存,伤痕累累!”

皇甫雷大声喊道:“既然如此,让闻思陷入盟主堂遭受审判而九死一生,也有我的责任,是我不够强大,不能护她周,要报仇,别忘了还有我!”

紫魄轻轻的笑了一声:“皇甫雷,我不会动一根头发,我可不想看到丫头难过!”

“却是只身独往?”皇甫青天有些警惕的问道。

“不必担心有埋伏,是否踏平桃花山庄,仅在我的一念之间!”

“紫魄,休得狂妄!敢踏入我桃花山庄作乱,可就别怪我们以多欺少了!”流星大喊道。

“们名门正派不是向来都以多欺少吗?”紫魄话音刚落,眉峰一转,举起灵噬弓,化气为箭,顿时,几支幽光弓箭迅速射向众人。飞盾当即举起交衡将射向皇甫青天的弓箭斩散,而无鱼挥动着孤黑剑,将射向自己的弓箭打散,剩下的弓箭也被流星的流星锤飞速打散,从紫魄化气为箭,到被三大护法

破解,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却足以令人眼花缭乱。

只见紫魄目光一亮,神情愉悦:“听闻江圣雪是天下第一美人,今日一见,的确是比未倾隐还要美丽的女人!”

“夫君!”江圣雪的语气倍感焦急。

皇甫风眉头一皱:“怎么出来了?”

“对不起,风少爷,我们三个怎么都拦不住,大少奶奶她担心!”玉翘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

“别怪她们,是我执意要出来的!”江圣雪急声道,“的眼睛还没完恢复,我不能让冒险!”

此时,武月贞和李叶苏也大步走到皇甫风身边,武月贞拉住他的手臂:“风儿,圣雪说得对,的眼睛还未痊愈,万万不可强迫参战!”

“紫魄的目的是大嫂,大哥,现在最大的职责就是保护好大嫂!”皇甫云说道,“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皇甫风也觉得皇甫云的话有道理,随即带着江圣雪便要离开,紫魄见状,顿时,一道弓箭自皇甫风眼前划过,他浑浊的视线被那刺眼的幽光微微灼伤,留下一道红痕。

“夫君!”江圣雪吓得花容失色。

皇甫风瞬间将江圣雪护在身后,皇甫青天急声道:“风儿,快带圣雪离开!”

“敬酒不吃……”紫魄勾起一边嘴角,“吃罚酒!”

紫魄手持灵噬弓,目若冰霜,嘴角含笑,每一次拉开弓弦的动作都是那么优雅,一支一支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弓箭像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扫射而来。这一番弓箭雨,可是让桃庄众人措手不及,虽然不会武功,但是武月贞、江圣雪等这些女人毕竟还是见过世面的,懂得如何不给别人拖后腿,她们聚在一块,互相照应,

蹲在地上,不让他们分心。此番下来,众人自是各显神通,皇甫青天的桃花随心掌,花碧倾的花针诀,星天战的掌法,皇甫云并未打开的七桃扇,皇甫雷的天残剑,无鱼的孤黑剑,飞盾的交衡,流

星的流星锤,双飞燕用毒汇聚成的如冰匕首,星沫苍月和星沫初雪手中的长鞭,轮椅之上却仍然意气风发的武月岩挥舞着袖中暗器。

“紫魄的内力怎会如此深厚?灵噬弓不是用内力化成弓箭的吗?这么久了,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武月岩高声道。

皇甫青天一边抵挡,一边说道:“紫魄的武功深不可测,他还并未展现真正的实力!”

“流纹战甲会根据人的内力深厚,来加深战甲的抗击力,再加上紫魄的不死身,我们抵挡不了多时了!”无鱼沉声道。

他们轮番交替,不停的转换位置,将每一支弓箭阻挡的无懈可击,但他们深知,这样下去,就算没有受伤,也会耗尽最后一丝力气。

忽然一阵狂躁的琴音犹如野兽的嘶吼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每一个曲音都化为利刃与弓箭纠缠,众人停下手来,算是缓了一口气。原来是凤绫罗现身,正坐在一边弹奏着十弦凤琴,能有如此巨大的威力,自然就是一曲《玄音煞》,内力与内力的比拼,化内力为利刃都需要强大的内功,然后就在利刃

与弓箭同归于尽的时候,凤绫罗却闷哼一声,琴声戛然而止后,凤绫罗也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随后她脸色苍白,昏厥了过去。

皇甫云一个闪身来到凤绫罗的身边,将她抱在怀中:“绫罗!”“果然是《玄音煞》,只可惜,一人使用伤人伤己,不过放心,凤绫罗只是昏死过去,并没有生命危险,虽然……她筋脉尽断,但是五大医师的医圣和赛驼翁都在桃花山

庄里,也不必如此担心了!”

“紫魄!”皇甫云咬牙切齿的站起身来,摊开七桃扇,飞身而上。紫魄再次拉开弓弦,任由七桃扇中的暗器一根根毁灭,但是弓箭却无止尽的射出,皇甫云挥舞着七桃扇,竟然找不到一点空隙近身紫魄,皇甫雷见状,举起天残剑飞身而

起,与皇甫云并肩而战。“每一根弓箭,都是内力化成,通过灵噬弓,发射出更强的内力,但是一旦内力受损或耗尽,灵噬弓就会如同一把没有攻击力的普通长弓!”皇甫青天说道,对于找不到时

机攻击紫魄而愁闷。

花碧倾急声道:“他有流纹战甲,我们伤不到他,更何况,我们连他的身都近不得!”

“如果是《玄空大气》,那就无需近身了!”星天战缓缓说道。

皇甫青天有些惊喜的说道:“星老鬼,居然偷偷的修炼了《玄空大气》?”

弓箭顺着皇甫云和皇甫雷的身边再次袭击地面上的众人,刚喘一口气,又不得不再次抵挡。

强大的内力化箭,让众人难以近身,只能如同板上鱼肉任人宰割,还要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不能移动身体的武月贞和江圣雪等不会武功的人。

皇甫风寸步不离江圣雪的身边,他只能侧耳倾听,斩断那些来势汹汹的弓箭。一道弓箭顺着皇甫雷的左腹刺去,而他还在抵挡着面前的弓箭,紫魄眉头一皱,飞身而去,一个弹指,那支弓箭便烟消云散,而皇甫云眼前一亮,七桃扇的暗器已经顺着紫魄的流纹战甲刺进,划出金光电闪的火花,又顺着紫魄的后脖颈刺入,而紫魄却骈起手指一把夹住,再轻轻一甩,皇甫云一个闪身,已将见血封灵的暗器收回七桃扇内

,而他和皇甫雷也十分默契的落在地面上,弓箭雨也如同雨过天晴般的瞬间消散。很显然,皇甫雷对于自己的诡计感到一丝愧疚,他利用紫魄宠爱东方闻思的心,使出这样一出苦肉计,紫魄却也真的上当了,也许,他明知道是自己故意而为之,却仍然

不敢伤东方闻思的心一丝一毫,若是知道自己是害紫魄受伤的刽子手,不知道她会不会生自己的气。

紫魄看到自己的双手沾染了鲜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后颈还在源源不断的流淌着鲜血,他笑着摇了摇头:“区区七桃扇,还要不了我的命!”

“我只是修炼了《玄空大气》的第一重,我甚至还不知道其中的力量能够影响到紫魄几分,眼下只能拼命一试了!”星天战缓缓说道。

动静如此之大,更是让所有桃花山庄的高手现了身,一部分听从皇甫青天的命令,保护桃庄女眷,带领他们离开前院,若是紫魄成功闯入,就要弃桃庄,速速逃离。

武义德也拄着拐杖缓缓而来,看到这情形,也只能干着急,见他也来了,武月贞更是心急如焚:“义德,还来添什么乱,连风表哥都不能参战!”

“我听到动静,却没想到,是紫魄来了!”武义德严肃的说道。

“背起凤绫罗,我们现在要退出前院!”武月贞说道。一名桃庄高手背起凤绫罗,眼见着武月贞和李叶苏两位夫人,有条不紊的带领着桃庄女眷缓缓退下,其中包括自己的目标江圣雪,紫魄便再一次举起灵噬弓,可当他准备

拉开弓箭的时候,方才还是晴空万里,白云连横,风轻日暖,可是眨眼之间,便浓云压低,如同一团团迷雾笼罩在四周。紫魄虽然心生一丝警惕,却也没有过多留意,他拉开弓弦的瞬间,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的眼前一片漆黑,双耳听到的,是呼啸狂风,鼻子闻到的,是无数尸体的腐烂气息

,口腔内感知的是带着血腥味的水草,他感觉这些水草正从自己胃里向上生长,要从口腔中源源不断的窜出来那般痛苦。他松开弓弦的顷刻之间,就像有无数闪电击中他的身躯,所有发出的内力部回归身体,就像一群野兽一同钻进逼仄的入口,他仰天惨叫一声,从房檐跌落,像是腾空万

丈深渊,有着茫然的失重感。但也尚存一丝清醒,而紫魄半跪在地,灵噬弓支撑着身体,很快,他便如同受了伤却不肯放弃的野兽般缓缓而起。优雅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完被冰冷的杀意取代,头发已经散乱,却难掩他俊美容颜,他慵懒的晃了晃脑袋,冷冷而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武功!传说中可以操控

气象的《玄空大气》,果然名不虚传!”

星天战收回双臂,面色苍白如雪:“《玄空大气》制造的气象幻觉足以让紫魄的内力受限,现在,他的灵噬弓已经不能再灵活使用了!”

可是现在依然晴空万里,而众人看到的,只是紫魄拉开弓弦的瞬间,面露痛苦,坠落房檐,再无其它。

“星老鬼,……”星天战自知七窍流血的样子,吓到了皇甫青天,便苦笑一声:“我没想到,紫魄竟然这么快的就破解了《玄空大气》的招式,我内力损耗太多,而他没有化掉的内力,统统

伤到了我的五脏六腑,好在我有所保留,不至于像凤绫罗姑娘那样筋脉尽断!”

现在星天战也失去战斗力,武月岩更是行动不便,便受皇甫青天的命令,陪同星天战一同撤退了。

“把江圣雪交给我,可保桃庄太平亦如以往!”紫魄缓缓说道。

皇甫青天冷哼一声:“休想!”紫魄逼近众人,每走一步,身上淡紫色的氤氲之光便多一些,直到众人将紫魄围在中央,萦绕在他身上的光便如同耀眼的阳光,有流纹战甲的压制,便时而明亮时而阴暗

,看起来神秘而又深邃,如同深不见底的幽潭般令人感到颤簌。

“江湖中,极少数人能练得如此强大的护体罡气,连我都做不到!”皇甫青天沉声道。

“曾经是杀戮之神,现在是不死之身,无论何时,紫魄都是令人捉摸不透的人物!”飞盾低声道。紫魄停下脚步,举起灵噬弓,双手被黑色战甲包裹手背,只露出半截十根手指,根本没人看得到他是如何触动机关,将灵噬弓变成双刀,只见弓箭收进弓心,有利刃弹出

,这是众人第一次见到双刀形体的灵噬弓,不愧是兵器排行榜排名第三的兵器。“我已经没有耐心了,既然们力阻拦,那我便不客气了!”紫魄手握锋利双刀,瞬间如同鬼魅一般原地消失,而他的身影在空气中划出紫色流光,却让人捉摸不定,而

当他立住身形时,眉眼含笑,手中握着双刀优雅的垂在两边,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四个字才脱口而出:“灵噬众生!”

而紫魄的一击灵噬众生,让围在四周的人毫无还手之力的四分五散,唯有皇甫青天、无鱼还能够踉跄站立,其他人部倒在地上,飞出几米之远。灵噬众生,是灵噬弓双刀形态独有的武功招式,以幽灵般的无形无态,用雷霆之速吞噬芸芸众生,攻击的敌人越多,发出的招式便越强大,一招足以令数十人死亡,甚至

几百人都无力招架,相比较《千寻七獠》的阴毒致命,灵噬众生倒多了很多慈悲,都以了断敌人还手之力为主要招式。

念于桃庄众人都是皇甫雷的亲人,而皇甫雷又是东方闻思的挚爱,紫魄出手自然要收敛几分,不至于取了他们的性命。就在紫魄绕过倒在地上的双飞燕身边,准备前往中庭去抓江圣雪时,她们二人四目相对,默契的点了点头,顿时起身,背贴着背,紧闭双眼,嘴中念着口诀,越来越多的

黑色瘴气自她们贴合的背间缝隙流出。而她们张开双眼,瞳孔变作诡异的双瞳,随即离开彼此,迅速往返方向而奔跑,一道瘴气网瞬间拦住紫魄的去路。

“是双飞燕独有的招式鸣影双飞!”皇甫云缓缓起身,“紫魄虽然百毒不侵,又是不死之身,但是这些无法消散的瘴气也会限制住他的手脚!”紫魄尝试着用灵噬双刀斩断拦住自己去路的瘴气,但是那瘴气瞬间合拢,更有一股剑气朝自己袭来,紫魄灵活躲过,便知道双飞燕的鸣影双飞却有独特之处,各种武器遇

到它,都会被化解成为她们的攻击武器。

紫魄冷笑一声:“上一次因我大意,错信了未倾隐,才会被们暗算,以致狼狈而逃,这一次,们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话音刚落,他便抬起左手,用一把双刀割开没有战甲包裹部分的手臂,将那些瘴气生生的吸进体内,仅仅只是一瞬间的晕眩,他便再无反应。

这充满剧毒的瘴气本就是无燕和香燕靠着内力驱使毒气制造的瘴气网,本就消耗了她们大量的内力,现在又被紫魄部吸收,她们双双倒在地上,再无还手之力。此时,余下众人再次齐齐攻击而去,七桃扇的暗器随着紫魄的身躯飞动,却始终无法伤及其一分一毫,孤黑的剑影,天残的剑气,换作另外一个人,恐怕已经招架不住了

,可是很快紫魄就将他们再次击退。就在此时,皇甫青天终于找到时机飞身而起,一记桃花碎尸掌攻击而去,趁着紫魄反击之时,花碧倾挽起数颗飞针,花有剧毒,针又传毒,掌有威力,针又传力,这一套并未练成的《飞针诀》令紫魄躲之不及,身上的龙纹战甲贴合着血肉身躯,依然可以感觉到那掌中带针的威力,他连连后退,最后定住身形,才发现,龙纹战甲胸前已经

出现了几道裂纹。

紫魄难以掩饰眼中的惊讶:“小小的《飞针诀》竟有如此威力?”

“怎么样?比得上蛇蝎荡妇的《滴血涟漪》吧!”无鱼冷笑一声,“我早说过,身上这套龙纹战甲,距离毁掉也不远了!”紫魄目光一冷,随着他鬼魅般的消失,手中灵噬双刀灵活迅速的挥舞,待他立住身形后,所有人的身上都已伤痕累累,倒在地上无法站起,而这一次的灵噬众生,他用了

十成的功力,若非龙纹战甲的碎裂让他遭受一些动荡,这十重的威力,足以让众人再无生还。

趁着他转身离去毫无防备时,星沫苍月咬牙站起,握紧雷怒金鞭,飞身而上,驱动心火成鞭的《涅槃神星陨》以快如流星之势劈向紫魄胸前碎裂的龙纹战甲。这一鞭下去,顿时火光四溅,犹如涅槃乘风,浴火重生,紫色龙纹战甲碎裂的声音极其刺耳,就像撕掉浑身的血肉一般,紫魄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涅槃过后,神星陨落之力再一次震得紫魄骨肉碎裂,紫魄的护体罡气四分五裂,以至于五脏六腑也受到了些许损伤,他眼底闪过愤怒,双刀划过,带着灵噬众生的内力,重重的击在了星

沫苍月的身体上,令他连连后退,被星沫初雪稳稳扶住。“真是可惜,这可是世间最后的流纹战甲了,就算是铸剑山庄,也再也没有材料能制造出如此坚固的战甲了!”紫魄心疼龙纹战甲的同时,没有丝毫喘息,挥舞着灵噬双刀,如同鬼魅,星沫初雪顿时举起长鞭,用力一挥,紫魄却灵活闪过,眼见着那双刀就要刺进星沫初雪的心脉,星沫苍月慌忙起身,只是挥舞着雷怒金鞭的手臂方才使用《

涅槃神星陨》过后,已经脱臼,情急之下,他眼底闪过一丝决绝,手也覆向了微微凸起的衣襟。忽然一道身影显现,紫魄的双刀刺入一道透明的屏障,再也无法刺透,正当他以及桃庄众人都无比疑惑时,只见身着黑色红襟劲衣的精壮男人现身中央,一只手停滞空中,那道内力屏障正是他的杰作,另一只手臂则将星沫初雪和星沫苍月双双揽进怀中,那一瞬间,同样消瘦但却高大伟岸的沙流幻,让星沫苍月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安感和信任感,那是连自己父亲都不能给予的别样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