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视频福利

By on 2021年8月11日

“一年四季就春笋跟冬笋最是好吃,果然很鲜,这鸡汤待会你多喝点,都是专门为你炖的。”楚月一边吃一边说道。

虽然阿耀陷入沉思之中,但是她现在不敢随便摸老虎屁股了。

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啊,总不能给阿耀一个伤风败俗,不守妇道的印象吧?

虽然就算败俗了对她来说也没什么,但她就是不想而已。

阿耀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

虽然他娘给他留下的最后印象是好的,但这也改变不了他娘最后抛弃他们父子俩个跟一个南方的富商偷偷走了的事。

就是因为这样他爹这才会带着他离开那个伤心地,过来这边生活。

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楚月吃完就说道:“后院那的鸡都叫咱们吃得不剩多少了,要是雪停了你就看看外边有没有野鸡?有的话打回来吧,厨房还有许多蒜苗木耳,用来炒鸡肉吃那可是再美味不过了。”

“嗯。”阿耀没再多想,算是应了她一声。

楚月点点头就没再说什么,吃完了就在旁边等他吃完,等着收拾东西了,今天不敢使唤他了。

阿耀也不客气,气定神闲吃完晚饭,他胃口无疑是大的,楚月今天蒸了得有二十多个馒头,一个馒头拳头那么大,她三个就很饱了,但是阿耀一连吃了九个。

这还不算上这一锅竹笋炖鸡。

水蛇腰美女度假村散步清纯吸睛

但是看他肚子不大啊,人也不胖,是属于那种十分正常还有点偏瘦的样子,那这么多东西是吃到哪里去了?

楚月看了看他肚子,阿耀挑了挑眉,因为这顿晚饭实在叫他满意,他也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

将剩下的馒头收笸箩里,楚月就收拾厨房了,用旁边锅里煮着的热水洗好后,她就要洗澡了。

之前都是擦身子,都好久没洗澡了,因为没炭火,澡房那边可也是受不住,一出水就能把人冻感冒,到时候病上加病。

但今天阿耀不是带回来这么多银霜炭么,这会澡房都是暖和的。

楚月身子还没恢复,做做简单不累人的活儿还行,但是提水过去洗澡这种事,她就干不了了。

“阿耀,我要洗澡,你帮我把热水提过去吧。”楚月就说道。

需要人开口帮忙的,她从来不会死鸭子嘴硬,需要帮忙就是需要帮忙,以后有机会再还上就是,不用想那么多。

再说也不是什么大忙。

阿耀也知道她如今的身子,所以就过来给她提水了,但在这之前,他把他刚刚用过的浴桶给洗刷了一遍,因为楚月要用他的浴桶,他耳根还有点发红。

毕竟那个浴桶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再用,但现在她跟他共用了。

不过条件有限,如今能洗个澡都是好的了,哪里还在意这个?她觉得她非常需要释放一下自己的压力。

当泡入浴桶里的时候,楚月真的是忍不住舒服得轻吟了声。

真的是太舒服了,整个人感觉都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

阿耀在屋里这边继续编制竹制品,但是时不时的,目光都会朝这边看来。

这个女人当真是胆大包天,一个女人竟敢在他一个男子的家里这般无忌惮,她就不怕他在她洗澡的时候对她做什么呢?

楚月还真不怕啊,虽然没了从前的记忆,但不代表她就没了本能,阿耀这种男人他是非常有自己原则的。

一般情况下不会跟她计较,但只要不踩到他底线,否则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至于偷窥她洗澡这样的猥琐事那是不会发生在他这样的男人身上的,基本无可能。

轻轻松松洗了个澡,楚月就出来了,至于澡房就交给阿耀去帮她收拾了,阿耀收拾的时候尽量让自己心无旁贷,但那被她泡过的水好像有些烫人,要不是烫人,那他怎么会碰都不敢碰一下?

仿佛碰到这个水就碰到她的身子一样。

收拾完澡房出来的时候,楚月正在擦头发,她的屋里烧着炭呢,暖暖的,不过还是要趁早把头发擦干才行。

“我看村里都有炕,怎么院子里没有?”楚月问外边的阿耀,说道,说完又道:“外边冷得很,你要编制箩筐进来里边编啊,这炭火多你一个不多的。”

阿耀略一犹豫,便拿着东西进来了,就看到她在擦头发,那样子十分的具备风情。

顿时就叫阿耀有点想要退出去了,楚月一边擦头发一边随口道:“坐吧,这屋里也暖和一些,外边冷冰冰的。”

有了炭火这一对比之前的日子就没法说了,还是如今好啊,那一盆炭火直接就能让屋里头都暖和上。

想到阿耀带回来的两大包炭火,这是能用上一段时间的了,顿时心情更好,说道:“要是修了炕,那可就不用炭火了,把炕烧起来屋里就能很暖和。”

“我不适应炕,一睡炕就要流鼻血,我爹就没修。”阿耀说道。

楚月恍然,说道:“我就说你没那么傻,这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过睡炕流鼻血这肯定是水喝少了,不仅要多喝水,还要多吃一些瓜果蔬菜,这样就解决了。”

说到吃的,楚月就道:“库房里有一个大冬瓜,明天切了炖个冬瓜汤滋补滋补吧?”

“听你的。”阿耀已经坐下开始编制竹箩筐了。

楚月头发还没干,干脆用条毛巾把头发给裹起来,然后过来坐到阿耀旁边,阿耀看她,用眼神询问干嘛?

楚月指了指他手里头的箩筐,道:“我闲着也是闲着,你教我编竹制品吧?不过说起来你这手艺真好,跟谁学的?”

“我爹。”阿耀道。

楚月笑笑:“那这还是家传学艺呢,不过我也要学。”

“不容易,容易伤手。”阿耀目不转睛说道。

“我没你想的那么娇弱。”楚月淡定到。

阿耀心想也是,这个女人可是从悬崖上掉下来都没死成的,不是一般的女人。

所以就没管她,她要学他便也教着就是了。

看他做的时候真的是感觉挺简单的,但是眼下楚月自己来了,才发现这真的是个技术活啊!